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物联网 > 智能交通 > 上海浦东试点智能可变路口 直行变左转

上海浦东试点智能可变路口 直行变左转

作者: 2016-07-19 14:08:24 浏览:1

  很多驾驶员都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早晚高峰时,左转弯车道车辆因交通灯管理大排长龙,而左转车道临近的直行车道却几乎没车。因此一些车主选择违法变道:先占用直行车道行至路口,再实线变道插队回到左转车道。

  能否更高效地利用本已十分有限的道路资源?浦东交警部门近日就在试点“智能化”可变车道,这些车道将根据道路车流数据自动变化,通过同样可变化的引导标志引导车辆通行。根据浦东交警部门透露,在罗山路锦绣路南进口试点的“可变车道自适应翻转功能”后,通行效率提升了约20%。

  据悉,该路口位于内环高架外圈锦绣路下匝道,且附近为科技园区,车流一直较为密集,一旦在此等候的车队绵延过长,将会直接影响到后方高架上车流的通行情况,形成连锁反应。为此,交警部门在此设置了可以随意切换的智能可变车道。

  在试点的罗山路锦绣路南进口处可看到,这一路口除右转车道外还有5个车道,其中位于中间3号直行车道和紧邻右转车道的5号车道显得有些与众不同:车道的划线虽为白色实线,但内侧有划了多条斜线,而车道内则标明了这两条车道的“身份”——“可变车道”。而在路口前方,这两条车道所对应上方则树立着电子显示牌,标明此时这一车道所指的方向。根据车流量的变化,显示牌会出现 “直行”、“左转”或“右转”三种指示。

  据民警介绍,这两条“可变车道”可以根据路口交通流量更改指示方向。交警部门在车道上埋设地感线圈,侦测车辆排队长度,当左转弯车辆排队超过直行车辆一定长度的情况下,路口显示屏会自动把第3号直行车道由“直行”翻成“左转弯”,以缓解左转弯车道通行压力。过去,这一路口左转车辆排队积压超过150米,仅依靠信号灯适当延长左转弯绿灯时间,需要4-5个绿灯周期才能消化完积压车辆。但如今实现可变车道后,车道资源被充分利用,基本上3个信号灯周期内就能让积压车辆全部通过。

  而通过路口信号灯调整和车道调整,左转弯车道车辆排队明显减少之后,系统则会将车道“还”给直行车辆,显示屏则会再次出现“直行”的标志。

  “我们的参考阀值为150米,信号灯周期为3个。” 浦东交警支队路政设施科民警姜允侃介绍,按照目前的设计,在拥堵的情况下先调整信号灯的绿信比,当这一措施不能缓解交通压力后,再调整车道分配情况,两项措施递进提高路口通行效率。”

  试行一段时间后,这一路口的通行效率较过去提高了约20%。

  不过,这一方式也引起了一些驾驶员的各种担心。有驾驶员表示,自己习惯沿着直行车道行驶,万一到了路口才发现原本的直行车道变成了左转弯,怎么办?

图为上海宝山某路口

  据了解,可变车道的切换有缓冲时间,电子标志会闪烁以提示后方驾驶员车道即将翻转。在变化过程中,车辆可以变道进入相应车道。“标志闪烁大约30秒,确保驾驶员可以顺利变道。并且,翻转动作通常会在相应通行相位里面。”姜允侃介绍,例如直行车道变左转弯时,是在直行车道绿灯放行时闪烁,以确保可变车道内车辆可以走完。姜允侃还提醒,当可变车道标志闪烁时,驾驶员应尽量避免驶入该车道。

  此外,为了避免可能遭遇的“断电”或其他设备故障,电子指示牌一侧黄色标牌上写明“车道指示灯不亮时 可变车道为直行道”。

  事实上,“可变车道”在上海并非新鲜事物,早在2000年5月27日,当时的上海四平路当中车道就成为会“可变化”的活动车道以应对交通拥堵。不过此前的可变车道大多是根据早晚高峰潮汐式车流量,选择1-2个车道在早晚高峰时固定变化,而此次试点的可变车道灵活度上更高。

  编者按:在交通管理工作中,我们经常看到潮汐车道,在高峰时间,打破车道方向限制,通过人工引导的方式让道路资源更合理分配。利用信号控制,对同一个方向的车道进行灵活调整,这是信号优化的一个创新。根据公开新闻来看,国内其他城市中曾有过类似尝试,在上海的宝山区,2014年就已经有类似路口车道调整。同一路口的车道方向变更,最重要的就是指示标识设置科学,易被车主理解和接受,如果出现如下图标识“打架”的情况,则容易引起混乱。另外,很明显,在直行和左转方向车流量都比较饱和的情况下,这样的可变车道就没有可用武之地,所以任何路口的信号优化,都需要视路口的具体情况而定。


第一个显示屏为直行改左转,第二个显示屏依然是直行。

参与评价

最新评价

相关推荐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