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智能应用 > 大数据 > 创投市场泡沫隐现 风控能力考验创投机构

创投市场泡沫隐现 风控能力考验创投机构

作者: 2014-03-29 14:34:54 浏览:21

  经历了风光无限好的2010年,创投业今年一季度仍然持续升温。业内专家开始警示创投市场的泡沫和风险,而众多创投机构不仅面临着分化的局面,也越来越重视对其自身道德风险的控制。

  创投市场爆发增长引担忧

  “在北京建国门一带,如果有什么东西砸下来的话,砸到的10个人中可能9个人是做私募股权投资(PE)的。”曾有人用这句玩笑来调侃近年来创投业持续火热的状况。

  去年的中国创投业,无论是募资金额还是在投资金额,均创出了历史新高,不少创投机构也赚得盆满钵满。

  来自ChinaVenture的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创业投资(VC)及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共披露基金359只,募资完成(含首轮募资完成)及开始募资基金规模分别为304.18亿美元及407.56亿美元。

  创业投资方面,2010年全年披露VC投资案例804起,投资总额56.68亿美元,相比2009年分别上升65.1%和93.3%。

  不过,关于创投业出现泡沫和风险的警示也随之出现。在近日举行的第六届中国创业投资暨私募股权投资论坛上,很多专家和基金经理认为,目前大量基金涌入,中国创投和私募基金市场已经出现泡沫。

  在该论坛上,黑石基金的项目经理戴维·穆尼奥斯说,中国经济目前面临通胀上行压力,而且常年依靠低劳动力成本、低附加值产品的经济增长模式不可持续,这将给私募基金运作带来风险。

  著名经济学家陈志武近日在公开场合表示,目前私募基金市场泡沫现象严重,很多经验少、资质差的基金涌向市场,导致竞争加剧的同时,也破坏了市场规则。他还表示,中国经济需要进行结构转型,目前房市面临调整、基础建设投资的不可持续、加入世贸组织的红利耗尽等因素都是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这些都对创投和私募基金构成风险。

  创投业或迎变局

  延续去年的创投热潮,今年以来创投市场持续升温。据清科集团统计,今年第一季度,私募基金的增长速度再创新高,当季共募资金120亿美元,投出40亿美元。清科集团创始人、总裁倪正东介绍,当前创投和私募基金资金募集规模、投资金额空前庞大,退出也非常活跃。

  “现在创投机构管理的资金量不断放大,那么如此大的资金规模,是不是也对应了相应的投资机会呢?”基石资本合伙人陶涛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了他的担忧。他认为,现在创投市场不断攀升的募资量和市场上有限的投资机会存在不一致。

  事实上,早在去年,某些被热炒的项目已然成为了某些机构的争抢目标。鹏德创投副总裁胡浪涛告诉记者,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某些没有价值的项目凭借着炒作,就成为了创投机构的“投资黑洞”,众多资金趋之若鹜,部分知名创投甚至也参与其中。

  深圳市创业投资同业公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守仁也在近日表示,随着大量社会闲置资金进入创投业和新的创投基金纷纷成立,已经出现一定程度的无序竞争态势。一些创投基金为尽早实现资金的良性循环和高投资回报,在争夺优质上市企业资源上竞相使出浑身解数,而不惜触动行业道德的红线。

  胡浪涛预计,“现在这股创投热潮并不会持续下去,有可能到明年就会降温。” 王守仁则指出,新的竞争格局正在出现,创投基金分化在所难免。

  高压下的道德风险

  “去年,我们还能将投资项目的市盈率控制在10倍左右,但现在我们遇到的同行投资的项目已经普遍到了15倍左右。” 陶涛认为,当机构募资越来越多时,投资经理的投资压力随之增大,可能会迫于压力将资金投入高估值高风险的项目。

  一位创投界人士表示,在强大的利益驱动和投资压力之下,道德风险的防范显得格外重要。

  据陶涛介绍,对投资经理来说,道德风险一方面来源于投资经理容易有积极投资的冲动:如果自己主导投资的项目成功退出,自己将名利双收,如果投资失败,则创投机构自身承担全部的损失,投资经理的个人财富损失是有限的;另一方面,道德风险则来自投资经理与被投资企业间的利益输送风险。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保证投资经理在整个投资过程中,履行其应承担的信托责任,而不会冲动冒进或者通过额外的利益输送来获利?

  胡浪涛认为,第一是创投公司内部的正向激励要到位,机构资金投资的回报和投资经理的回报要形成一个比较大的关联;第二是完善投资前的机制约束。“例如,我们对每一位投资经理都有严格的竞业禁止,以及保密方面的要求,所有的投资人员进入我们机构时要跟我们签订严格的从业协议,一旦出现道德风险、炒作项目等体外循环的情况,他在公司以及项目里的权益将被剥夺。”

  据陶涛介绍,作为一家历史渊源深厚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基石资本迄今已有超过10年的创业投资管理经验,目前管理包括公司型股权投资基金、契约型股权投资基金和有限合伙型股权投资基金在内的数只基金,管理资本金约15亿元人民币。在预防道德风险方面,基石资本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一是在于严格执行民主的决策程序,即投资委员会一人一票制度,避免投资项目出现一言堂的局面;二是投资经理团队避免简单的单一项目跟投,而是要在其管理的创投基金中占有一个较大的跟进投资比例,实现有效的利益风险共同承担机制。例如,基石资本管理的4亿元人民币规模的广州基石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投资经理团队跟投比例高达15%,今年正在募集中的新一轮16亿元人民币规模的创投基金,投资经理团队自有基金跟投比例也高达10%。

  此外,“投资委员会成员要深入一线,实地考察企业,和企业家交流,而不是在会议室里纸上谈兵,最后,还要让好的中介机构组成专业的尽职调查团队。”陶涛说。

参与评价

最新评价

相关推荐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