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智能应用 > 大数据 > 大数据时代的前沿颠覆性技术来了

大数据时代的前沿颠覆性技术来了

作者: 2014-03-29 14:39:40 浏览:53
在位于上地的中关村创业大厦,张春成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手机屏幕上,马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一旁的杨树叶在风中摇曳。“这是我们公司门口高清摄像头拍的实时景象,随时就能用手机查看。”  张春成是北京黔龙泰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创始人。他所说的安装在高清摄像头上的解码器,利用的是公司在国内率先提出并研发成功的无损耗超低压缩图像、视频技术。  刚刚过去的一个月,凭借这个解码器及其背后的图像压缩技术,公司已经连续拿下了两笔上千万元的大订单。这项技术打破了国外在PDF、TIF为主的图形图像领域的压缩技术垄断,以及在H264、MPEG4为主导的视频压缩领域的技术垄断。目前,该技术通过国家档案局现场评定后,已经被提出建议在此技术基础上形成相关的档案行业标准。  影像可随意放大缩小  “又该买硬盘了。”一边整理自己的摄影作品,摄影爱好者曲先生一边看着刚买了没到半年的500G(相当于512000M)硬盘只剩下几百M的可用容量,无奈地感叹道。他的单反相机,每用无损模式按下一次快门,就要给硬盘增加10M左右的存储负担。  除了个人用户,被海量数据压得够呛的还有大企业、政府部门。“服务器‘撑死’了,调一个内容出来卡半天。”一次信息业务研讨会上,某公安厅交警处处长抱怨,“高速路每过一辆车就一通儿咔咔拍,每次事故处理和每辆车的档案都是数据,数据存储量增长远比硬件扩容快。”  一张10M大的照片,记者用电脑自带的微软Picture Manager图像处理软件压缩到0.2M左右,将压缩后的图片放大后,原图的色彩、清晰度都大打折扣,很多细节都模糊到几乎没法辨认。  有没有一种技术能让高清影像不那么占地儿,却又能保持高清质量呢?  “这个视频921M,”张春成指着一个视频文件演示了起来,“你看,经过我们的独特算法把文件转换成新格式,它变成了27M。”分别双击压缩前921M、压缩后27M的两段视频,用暴风影音播放器同时播放这两段视频,画面放到最大时,用肉眼丝毫看不出两个画面清晰度的差别。  “别急,不仅能压缩,还能再把它转回去看看。”删除掉921M的原文件,把压缩后27M的视频文件进行解压缩后,一个921M的原文件又出现了。高清图像的压缩过程也与视频一样。  用时拿出来放大、闲时揣起来缩小,张春成如变魔法般地随意压缩释放着图像和视频文件,就像摆弄“如意金箍棒”一般。  自主研发算法“压扁”海量数据  打开一张风景照片,张春成开始像记者揭秘自己的“如意金箍棒”是如何修炼而成。  “肉眼看到的一个点,其实是由很多个像素组成。”张春成解释,一张图片中的每个像素都像排兵布阵一样紧密地排列在一起,如果直接压缩,只能挤出里面极小极小一部分“空气”和多余位置。  然而,就像国庆大方阵里面彩色的方阵一样,有图像中的很大一个区域内,像素们都“穿”着同样色值的“外套”。如果只记录其中一个点的色值和它在图像中的坐标,在图像呈现时其实不会影响观感,但却把臃肿的大方阵“浓缩”成了小巧的队伍,存储空间直线下降。这就是图像存储大小可以随意伸缩的秘密。  2005年,赴日留学后的张春成开始在日本日立公司工作,从事卫星、航拍图形图像解析研究。在日本旅行拍摄了一些照片后想传给父母分享,可是由于当时国内网速有限,一个200M的压缩包,传到国内却要用大半天的时间。  找遍了当时国际和国内的图像压缩软件,都没法在不损失肉眼观看效果的情况下把影像“变小”。  几次和国内亲朋互传照片、文件的经历累积在一起,张春成突然眼前一亮,“自己也算是精通图形图像算法,不是正应该开发这样一项技术吗?”  眼看着周围的技术“大牛”们纷纷踏上了归国创业的道路,30岁的张春成也按捺不住了。“空有一身好技术,回国创业既能陪伴父母,又能实现人生价值,多好!”  带着50万元积蓄,张春成辞掉了当时在日本月入近60万日元的高薪职位。“埋头研究两三个月算法,肯定就能研发出来!”  当初的自信和豪气冲天,却被岁月拉成了艰苦的马拉松:2008年8月在北京归国留学人员海淀创业园成立,2009年8月,张春成的黔龙泰达公司足足做了一年的研发后,才接到了第一单生意。  1万台摄像头可省上亿硬盘费  “如果要将1万个高清摄像头获取的影像存储180天,需要9万个2T大小的硬盘,而如果采用我们的技术,就能将拍摄的高清影像实时压缩解码,节省8万1千个硬盘,也就是上亿元的硬盘费用。”听到张春成的汇报,江苏、贵州等多个省市的交通、规划等部门都成了张春成的客户。  上亿元,这还仅仅是1万个高清摄像头节省硬盘成本的成效。张春成介绍,一个一般规模的地级市,大约有100条街道,以每条街道有50个路口、每个路口有16路摄像头为例,就足足需要8万个高清摄像头。  除了应用于市政部门的高清影像,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的兴起,爆炸性增长的数据量成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发展中一个不容忽视的桎梏。张春成这项能“压扁”并随时“还原”海量数据的“绝活”,难免受到重视。  北京海淀区、中关村的领导一个接一个到黔龙泰达调研,张春成公司的影像压缩技术也被中关村管委会等政府部门定义为“前沿和颠覆性项目”“战略性储备项目”“重大投资项目”等。紧跟着,产业配套、股权融资、风险投资也嗅着前沿技术的“味儿”提着潜在的“钱”找上了门儿。  “我们正在与中科院、政府主管部门合作申报和撰写相关新标准,争取在3年到5年内形成行业或者国家标准。公司也制定了5年规划和上市时间表。”张春成说。今年年初,公司刚刚接下了一个2000万元销售额的大合同,成立刚刚5年,公司的年营业额已经上亿;下个月,公司还将在第八届北京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上发布两款视频解码新品,与现有监控设备实现无缝结合。

参与评价

最新评价

相关推荐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