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智能应用 > 云计算 > 跟亚马逊云服务竞争 IBM和SAP很心酸

跟亚马逊云服务竞争 IBM和SAP很心酸

作者: 2018-09-19 22:07:51 浏览:84

跟亚马逊云服务竞争,IBM和SAP很心酸

昔日两大科技巨头IBM和SAP,都在最近召开了令人郁闷的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但最令人郁闷的地方是,这两家公司都把希望寄托在正在蚕食自家业务的云计算上。

 

这下子,IBM和SAP就不得不跟“利润破坏机”亚马逊云服务AWS硬碰硬了。PostGIS开源空间数据库联合创始人保罗•拉姆齐(Paul Ramsey)提出了一个好问题:“在亚马逊历来的竞争对手中,有谁发财致富了吗? ”

 

答案是“没有谁”。

 

老牌IT厂商和新的云

 

在一份声明中,SAP表示,“预计本公司云业务的快速增长,以及支持营收的增加,将在未来带来比例更高的、更可预见的的经常性收入。”但是,如果SAP的云业务增长如此之快,它为何又要把利润延迟两年呢?

 

至于IBM,它不仅在硬件业务上遭受重创,在其他业务领域也遇到了增长瓶颈:

 

跟亚马逊云服务竞争,IBM和SAP很心酸

 

IBM公司出售其硬件业务,同时在云服务上投入巨资,这倒并不奇怪。

 

但令人奇怪的是,这些老牌IT巨头为什么以为自己可以在亚马逊主导的低利润云世界中,找到高利润的蛋糕呢。

 

由亚马逊主导的游戏

 

有些高科技公司可能还在做梦,觉得私有云或混合云领域还有亚马逊触及不到的丰厚利润,但现实是,亚马逊就是如今的云霸主。

 

AWS的影响力目前主要体现在“基础架构即服务”(Infrastructure-as-a-Service,即IaaS)市场上。高德纳咨询公司(Gartner)资料显示,亚马逊在IaaS上提供的计算能力是其他14个顶级竞争对手(谷歌除外)的5倍。而在其邻近的“平台即服务”(Platform as a Service,即Paas)上,你也能真切地感受到亚马逊的影响力。

 

甲骨文是第一个宣称要跟AWS认真较量的老牌公司,它坚称“向客户销售IaaS,并向这些客户销售高度差异化的Paas可以让我们获得更高的利润和高度差异化的企业应用云套件。”

 

祝甲骨文好运。

 

令人心酸的处境

 

与此同时,亚马逊刚刚宣布了自2006年以来的第40次降价。像IBM、甲骨文和SAP这样的老牌IT厂商,都背负着昂贵的成本结构,它们如何跟亚马逊AWS的定价能力相抗衡呢?

 

当然,一个答案就是它们办不到。考恩公司的分析师彼得•高德马希(Peter Goldmacher)警告说,SAP可能是在耍手腕,让投资者忽视这样一个事实:过渡到云服务是一个残酷痛苦的过程,可能无法实现。而耍这个手腕的目的就是分散投资者的注意力。

 

“SAP的云业务占总营收的5%,分量相对较小,因此我们相信管理层强调这一部分是为了分散投资者的注意力,避免他们把目光集中在SAP传统应用业务的疲软上……我们相信, SAP可以通过一些做账手法来增加财报中的云业务营收。”

 

这与其说是揭发了SAP的阴险,不如说是揭露了老牌IT巨头的现实处境,跟它们应该在这个以云为导向的计算时代所处的位置之间,存在着多么巨大的鸿沟。

 

这种事情听上去当然很心酸。再举个例子:IBM在宣布投资12亿美元扩展其全球云计算服务的同一个月,也宣布未来的财报还会计入10亿美元的“劳动力重置”(就是裁员)支出。

 

这是创新带来的颠覆吗?是的。但为此付出代价的人也真是不幸。

 

网威的教训

 

我曾经历过一次类似的市场转变。 2002年,我加入了曾经显赫一时的网络软件巨头网威。该公司曾经风靡一时的网络操作系统NetWare当时正以11%的年跌幅渐渐走向衰落。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法来止血,结果就收购了领先的Linux供应商SUSE,以便给网威带来一条增长之路。

 

问题在于,NetWare是一项高利润业务,是一棵摇钱树,虽然算不上非常枝繁叶茂。

 而Linux就其本身而言,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要实现盈利,就需要一个大相径庭的成本结构来销售并支持它。

 

显然,网威公司做不到这一点。

 

这并不是因为网威的员工都很蠢,也不是因为管理团队不负责任。 网威有一帮员工非常聪明能干,管理团队也全力支持SUSE Linux。但是网威背负了昂贵的成本结构,无法以一种可以盈利的方式支持一项低利润的开源业务。

 

直到最近,SUSE摆脱了网威的管理开支和附属软件,才实现了盈利性增长。

 

欢迎来到亚马逊开发者丛林

 

同样,每个IT大佬都不得不学习如何在亚马逊主导的游戏中开展竞争。要想轻松愉快地经历这个过程是不太可能的,它们必须深入了解新兴的开发者市场。高德纳咨询公司分析师莉迪亚•梁(Lydia Leong)表示:

 

“亚马逊基本上是在一种新的购买者类别中创造了需求——亚马逊有效地定义了这个类别。由于第一个向该市场推出某种功能,或者第一个令该市场广泛知道这种功能的公司几乎总是亚马逊,它几乎迫使自己所有的竞争对手都成为了追赶者和模仿者。

 

“这并不是说IT运营买家不重要,也不是说所有需求都已经被AWS解决。但花费在IaaS云计算上大量资金,绝大多数都受到开发者欲望的影响,而不是IT运营关注点的影响——这就意味着,在开发机构中拥有号召力的供应商,其市场份额的前景最好。这是一个持续的长期趋势。

 

“这并不是说面向非开发人员的提供商并不重要。它们中的大多数已经意识到了这种新的采购模式,并试图做出回应。但很多供应商都是资历深厚的知名公司,已经拥有较为稳定的营收,转变的迫切性不够强,因此转变的速度也就不会非常快。

 

“在市场向云计算转移的广阔进程中,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高枕无忧。”

 

期望甲骨文、IBM和SAP 轻松愉快地转向云服务是不合情理的。并不是因为这些公司水平低,而是因为云服务迫使它们从根本上重新思考并做出调整,而这一点非常难以做到。

 

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说,我们可以预见到,这些老牌IT厂商的未来很多个季度财报会议都会让人郁闷。


参与评价

最新评价

相关推荐

热文推荐